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第九十三期 2001/08/31

主題:甄后與曹丕兄弟是否有「三角」關係--讀<洛神甄宓戀歌傳奇>後

 

  民國八十三年二月十五日,得讀《中央日報》「長河版」廖宏文先生的<洛神甄宓戀歌傳奇>大作之後,總覺有些話要說;因為廖文在開山的子題中,就標示「曹丕、曹植與甄宓的三角關係」,內容大意是說,「甄宓的神話,是得力於才高八斗的曹子建的筆墨。她的美豔絕倫,沉魚落雁,由她的戀侶曹子建在震古爍今的曠世絕作的〈洛神賦〉裡,寫下最精采的一段。……」又說:「事實上,甄宓對曹植也有好感,在她長期的觀察下。……」當「黃初中年間,甄宓已過三十二歲;曹植被召入朝,曹丕將甄宓的遺物玉鏤金帶枕相贈,曹植睹物思情,觸景神傷,不覺悲泣。……」。從上述觀之,三人似乎是有點「三角」關係,實際情形則是如何的呢?

  東漢末年,天下擾攘,迨獻帝建安二十五年(西元二二○年)曹丕篡漢,原為袁紹中子之妻的甄后,這時迫嫁曹丕已經十六年了。甄后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最原始可靠的資料應是《三國志•魏書•后妃傳》。

 

系出名門,資稟過人

 

  據<后妃傳>,甄后,是中山無極(今河北省正定縣東)人,為漢太保甄邯之後。父逸,曾官今河南省上蔡令。三歲失父。後天下兵亂,加以饑饉,時年十餘歲的甄后即勸母將家中儲穀賑濟親族鄰里,舉家稱善。又據裴松之注引《魏書》所載,甄后有三兄四姊,皆具一字單名,惟后脫名,在兄姊行次之末,曰「次即后」。自少至長,不好戲耍。八歲時,外有表演立騎馬戲的,家人諸姊都上閣樓觀賞。后獨不行;反問諸姊「此豈女人之所觀耶?」九歲喜書,視字輒識,常用諸兄筆硯,諸兄亦常誚其女孩當習女紅,寫字讀書,想當女博士嗎?后即答言:「聞古賢女,未有不學前世成敗,以為己戒。不知書,何由見之?」小小年紀,已見到她穎異過人之處。

  又裴注引《魏略》所載,甄后十四歲那年,她二哥儼卒,悲哀過度,事寡嫂謙敬,拊養儼子,慈愛甚篤。因其母性嚴,數諫之曰:「兄不幸早終,嫂年少守節,顧留一子,以大義言之,待之當如婦,愛之宜如女。」所以相者劉良曾給甄后及其諸兄看相,特指后曰:「此女貴乃不可言。」

  像甄后這樣一位知書達禮的賢女,年長後走上畸型戀愛,不是不可能,而是總覺令人意外。

 

袁熙之妻,曹丕奪愛

 

  漢獻帝興平二年(西元一九四年),袁紹中子熙,出為幽州刺史,建安中,紹為熙娶甄后。甄后生於獻帝光和五年(西元一八二年),以迄建安九年(西元二○四年)被曹丕奪愛,其嫁袁熙時年當二十三,亦即他們就是在這建安九年中結的婚,所以曹丕初見甄后時曰「新婚婦」。這年八月,曹操破鄴(今河南省臨漳縣西),曹丕隨操軍入鄴,當時守鄴的袁紹(已死於建安七年五月)幼子袁尚,敗走中山(復奔依幽州袁熙,又與袁熙共奔遼東,悉被公孫康所殺),其親屬仍留鄴城袁府。《魏略》曰:「及鄴城破,紹妻(劉氏)及后共坐室堂上,文帝入紹舍,見紹妻與后;后怖,以頭伏姑膝上。……文帝令新婚婦舉頭,姑乃捧后令仰,文帝就視,見其顏色非凡,稱嘆之。太祖聞其意,遂為迎娶。」另據裴注引《世說新語》,謂「太祖下鄴,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婦人披髮垢面,垂涕立紹妻劉後,文帝問之,劉答是『熙妻』。……姿貌絕倫。……遂見納,有寵」。由此可見曹丕早已垂涎甄后的美豔,故搶先一步入袁府。諷刺的是,曹操這次破鄴,也正是為了奪愛甄后。《世說》曰:「曹公之屠鄴也,令疾召甄,左右曰:『五官中郎將已將去。』公曰:『今年破賊正為奴』。」

  因此,曹植一直未曾出現;即使其亦隨操軍入鄴,已無緣與甄后幸會。而新婚居鄴的甄后,是否還知道有曹植這樣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呢?

 

「三角」關係,出於「誤記」

 

  曹植撰<洛神賦>,收入《文選》第十九卷的「情」類,注者李善,於題下引有一段<記>言,這段<記>,可能就是後世造成所謂「三角」關係的緣起。其言曰:「魏東阿王(曹植),漢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與五官中郎將。植殊不平,晝思夜想,廢寢與食。黃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植見之不覺泣。……因令太子留宴飲,仍以枕賚植。植還,……將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見女來,自云:『我本託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時從嫁前與五官中郎將,今與君王,遂用薦枕席。歡情交集,豈常辭能具?為郭后以糠塞口,今披髮,羞將此形貌重睹君王耳』。言訖,遂不復見。……悲喜不能自勝,遂作<感甄賦>,後明帝見之,改為<洛神賦>。」這段說詞,後世皆斥其妄。清人胡克家《文選考異》認為,此<記>亦非李善所注,而是後世小說有《感甄記》者,或以載於簡中,為宋人尤延之(袤)刻《文選》時所誤取,所以《文選》之「袁本」及「茶陵本」即無此段<記>言。

  假定<洛神賦>前名確為「感甄賦」,則「甄」亦非指「甄后」,而是「甄」、「鄄」二字古通用,甄可能為「鄄」之誤。朱乾《樂府正義》:「《魏志》:黃初三年,立植為鄄城王,所謂感甄者,必鄄城之『鄄』,非甄后之『鄄』也。」然則為何要「感鄄」呢?

  黃初二年(西元二二一年),曹植由安鄉侯改鄄城侯,〈曹植傳〉以「監國使者灌均希指,奏植醉酒悖慢,劫脅使者,有司請治罪」。故曹植〈九愁賦〉曰:「恨時王之謬聽,受姦枉之虛辭。……登高陵而反顧,心懷愁而荒悴。」且其〈黃初六年令〉,又謂「深為東郡太守王機、防輔吏倉輯所誣白,獲罪聖朝。……機等吹毛求瑕,千端萬緒,然終無可言者」。這就不能不使曹植深有「所感」,因此「感鄄」可能由此而生。

  「感鄄」既非「感甄」,則「感甄」又為後世小說家言,本與曹植無關,更與曹植與甄后扯不上關係。這也就更談不上所謂什麼「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的了。不過在此需要再說明的一點是,自從曹植哭曹丕代漢,丕對植的猜忌、罪謫益深,所以黃初二年曹植被灌均所讒,則「徙居京師,待罪南宮」;而四年奉詔朝京,「帝猶嚴顏色,不與語」,且差點踵任城之後而遭曹丕毒手。這個樣子的,還說是什麼「示枕」及「令太子留宴飲」,不是太叫人莫名其妙了嗎?

 

洛水之神,曹植自託

 

  甄后早曹植十年生,曹植是生於漢獻帝初平三年(西元一九二年)。假定甄后是建安九年嫁袁熙,當時甄后年二十三,曹植則年僅十三。這時年僅十齡的曹植,懂不懂談情說愛,還很難說,另據其本傳所云:「年十歲餘,誦詩、論及辭賦數十萬言,善屬文,……下筆成章。……」這樣一個為學攻苦的少年,又怎會對一個已嫁婦人老大姐(現在是大嫂)———甄后,想入非非?所以說曹植對甄后有迷戀情結,甚至「晝思夜想,廢寢與食」,祇能令人置之一笑的。

  那麼曹植作<洛神賦>這「洛神」究竟指誰?《史記•司馬相如傳•上林賦》:「若非青琴宓妃之徒。」《索隱》引如淳曰:「宓妃,伏羲女,溺死洛水,遂為洛水之神。」<洛神賦序>亦曰:「斯水之神,稱曰宓妃。」不論稱「洛神」或「宓妃」,以黃初四年(西元二二三年)寫<洛神賦>的曹植時年三十二,竟與相傳幾千年前的宓妃骷髏發生戀情,實在很難理解。

  曹植慣以浪漫主義的描寫技巧,寄託其理想或幻想。因此就〈洛神賦〉裡描寫洛神「其形也,翩若驚鴻……」以至「柔情綽態,媚於語言……」的一段,看來洛妃的確美豔,但那不是寫洛神,而是曹植的自喻。因為他既屢遭灌均、王機、倉輯等所誣謗,含冤莫白,只好假借洛神之美,「托微波而通辭」,期以文帝之見納,並希望文帝不要再以過去眼光看待現在的曹植。因此賦中的「長寄心於君王」句,不是甄后寄心曹植,而是曹植寄心於文帝曹丕。

總之,甄后與曹氏兄弟沒有三角關係,曹植與千年骷髏情戀,更是不值一說。若從<洛神賦>文逐句考察,幾乎每句都與曹植的處境有關。

 

撰文者:羅敬之/文化大學中文系教授〈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國文天地〉

版權所有,欲轉載文章,請徵求電子報的同意!

-----------------------------------------------------

國學入門專欄:締造詩詞新生命、沒有孫悟空的一本西遊記《大唐西域記》、牛郎織女也瘋狂

 

「詩詞歌賦」專區很高興請到對中國詩詞之研究亦深有心得的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物理講座教授高亦涵先生主持,未來高教授除了發表系列文章,並將與各位共同探討詩詞的疑難雜症喔!另外,「古籍觀止」則為您詳述了大唐西域記的種種,讓您知道這本與西遊記不同的地理書,差別在哪裡;「巧聯妙對」裡則以「牛郎織女也瘋狂」為名,為各位畫下幾道上聯,要是您才高氣傲,非得過來對一對不可。

 

國學入門:http://shinning.f-16.com.tw/index1.htm

-----------------------------------------------------

下回主題:千古風流人物李清照

 

號稱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女詞人的李清照,在情感、際遇上擁有什麼樣的坎坷?下一回,遙光將以千古風流人物專欄的創作,為您娓娓道來。

 

傳統中國文學網站:http://shinning.f-16.com.tw

免費及訂閱方式:請到網站上「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區」訂閱。

或者直接寄到:shinning@ms1.url.com.tw

主旨:訂閱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內容空白寄出即可。

------------------------------------------------------------

徵稿啟事及特約作家

 

喜愛中國文學的你們,是否有一些不一樣的心得呢?無論是大題小作或者是小題大作,我們都歡迎你們投稿!希望藉由著你們的投稿,讓彼此都分享到文學的芬芳!另外,如果您認同我們的努力,請到專欄作家區一瞧!如果有那麼榮幸,也希望能邀請您擔任特約作家。

 

投稿專區:http://shinning.f-16.com.tw/news/news.htm

------------------------------------------------------------

徵求轉載版主及義工

 

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堪稱是中國文學第一份學術性的電子報,徵求各大專院校相關系所的站長、BBS版版主、以及眾多熱愛文學的義工為敝刊提供轉載,請來信,主旨:提供轉載,內容註明負責版面、轉載網址、負責人,本刊將會寄發授權證明。希望藉由著各位的幫忙,能使愛好文學的種子,散發到更廣闊的人間。

------------------------------------------------------------

國文天地:九月風情話

 

我們發現近來政論性節目急遽增加,許多在朝在野的政論家及學者專家,馬不停蹄地在各節目間趕場議論,不論對或錯,有理或者無理,這些從政者無疑生活在一個幸福的時代,因為他們伸展的舞台極多。映照到古人,可能寫了成千上百的文章卻仍沒沒無聞,最後鬱鬱而終;又或者必須拉關係,要用「干謁」或「行卷」方式求得一官半職,所以雖是「句句是瓊琚」,卻仍「不及公卿一字書」。仕途的順遂與否及為官之道,在我國這樣長久的歷史中,感慨之作自然很多,在本期中我們為讀者介紹了仕人為求功名所創作的詩歌的一些梗概,或有得意之情,或發抒不平,而如蘇東坡「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這樣的想法,只怕不單嘲弄了當時政治,也能讓當今為政者多多引以為鑑呢!

 

國文天地九月號目錄:http://www.wanjuan.com.tw/content/chinese.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