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談談紅樓夢十二金釵 --]

傳統中國文學 -> 紅樓夢研究 -> [分享]談談紅樓夢十二金釵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薇兒 2006-01-15 17:50

  寶玉夢遊太虛幻境,隨著警幻仙姑踏進一門,抬頭一看,門前橫匾上寫著『薄命司』三個大字,兩旁寫著如是對聯:『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為誰妍。』字面上看來,作者是通過對聯,規勸人們不要自我苦惱,自招悲傷,即使生的美貌、如花似月,也無法益於人間世事。但其實這副對聯也是預告了人物未來的悲慘結局。太虛幻境中,寶玉因問:「何為『金陵十二釵正冊』?」警幻道:「就是你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冊,故為正冊,……兩邊二櫥則又次之,餘者庸常之輩便無冊可錄了。」寶玉正冊、副冊、又副冊中看了十四首圖詠,但總看不明白內容說的是什麼。舊 社會中稱女子為『裙釵』或『金釵』,而『金陵十二金釵』就是指金陵的十二位女子。語本《古樂府》︰『頭上金釵十二行』,原言髻高插釵之多。唐代白居易《酬牛思黯》詩中用“金釵十二行”借指女子排列眾多。到了宋代沈立《海棠百韻》詩就說『金釵人十二,珠履客三千。』明指十二人了。在這裡『十二金釵』分別為:林黛玉、薛寶釵、賈元春、賈探春、史湘雲、妙玉、賈迎春、賈惜春、王熙鳳、賈巧姐、李紈、秦可卿。冊分正、副、又副,正冊都是貴族小姐奶奶、副冊是生於官宦之家,又淪為妾的香菱,又副冊即是ㄚ鬟,如晴雯、襲人等。大觀園中的女兒們命運結局雖各有不同,但在作者看來,大觀園堣k兒們的命運,有的好一些,有的很悲慘,但都不值得羨慕,所以統歸太虛幻境薄命司。寫這些荒唐的情節,固然由於作者有些話不好直說,只好假托幻境,曲折表現;但同時也是一種逃避現實的宿命論思想的流露。曹雪芹基本上不怎麼講迷信。其中描寫的東西,大概與他的遭遇,包括受到交往的一些失勢的宗室人物的思想影響有關。但圖冊題詠和《紅樓夢曲》一樣,使我們能從中窺察到作者對人物的態度,以及在安排她們的命運和小說全部情節發展上的完整藝術構思。高鶚的續書,不少地方就是以此為依據的。林黛玉賈母的外孫女,林如海和賈敏之女,與賈寶玉為姑表兄妹。寶玉送她一字曰「顰顰」。詩社別號「瀟湘妃子」。「金陵十二釵」之一。林黛玉父母雙亡,寄居賈府,孤高自許,敏感多愁,富於詩人氣質。她同賈寶玉之間以知心默契和共同人生理想為基礎的愛情包含著豐富的社會內容和寄寓著作家的美學理想。第一回中絳珠仙草還淚的故事,寓含林黛玉的性格與命運。第五回十二釵冊子中,釵黛二人合占一首判詞,「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二句屬黛玉。《紅樓夢》曲中《終身誤》以二玉生死不渝的「木石前盟」,反射二寶情意難恰的「金玉良姻」;《枉凝眉》一支則專寫寶黛愛情的曲折多難,猶如鏡花水月,黛玉終至淚盡。林黛玉為小說第一女主角,她的故事構成全書的主脈之一。其家世雖在第二回已敘出,然正式登場則在第三回進入賈府,初會寶玉。林黛玉和賈寶玉之間,自幼同處,萌生情愛,既言和意順,又求全責備,此種描寫在小說前半部幾乎隨處可見。著名的如「讀曲」、「葬花」、「靜日玉生香」、「情重愈斟情」等篇章,不論是「好」了還是「惱」了,誤會終歸冰釋,情感愈益深摯。至三十二回寶玉「訴肺腑」,印證了確為知己,黛玉此後對寶玉固然已經放心,而世俗不容,前景黯淡,憂傷日甚。小說刻畫的重點也有所轉移。為了展現這個人物的內心感受和精神世界,全書中林黛玉名下的詩作最多:《葬花吟》、《風雨詩》、《五美吟》、《桃花行》等為黛玉獨作,其餘如眾人都作的菊花詩、柳絮詞等,也表現了她與眾不同的思想情趣。有關黛釵間交往,四十二、四十五回有集中的描寫,可以見出黛玉性格之一個側面。八十回以後林黛玉的故事,脂評有若干提示,如「《牡丹亭》中伏黛玉之死」;「將來淚盡夭亡」;「落葉蕭蕭、寒煙漠漠」與「鳳尾森森、龍吟細細對照,《十獨吟》與《五美吟》對照」;寶玉誄晴雯「實誄黛玉」;等等。但這些提示在後面都沒有著落,現在後四十回中林黛玉故事收束於九十八回,有如下重要情節:痴魂驚惡夢,見八十二回;顰卿絕粒,見八十六回;得知寶玉定親,先痴迷復清醒,終至「焚稿斷痴情」,「魂歸離恨天」,事見九十六至九十八回。

薇兒 2006-01-15 17:51
薛寶釵薛姨媽之女,薛蟠胞妹;王夫人的外甥女,與賈寶玉為姨表姊弟。詩社別號「蘅蕪君」。「金陵十二釵」之一。薛寶釵是《紅樓夢》裡著名的「冷美人」,罕言寡語,端莊自重,城府深嚴,恪守禮教。她與賈寶玉之間雖有世俗豔羨的「金玉良姻」,終因人生態度大相逕庭而情意難洽,抱恨終身。在第五回十二釵冊子中,釵黛二人合占一首判詞,「可嘆停機德」,「金簪雪裡埋」二句隱括寶釵品格和結局。《紅樓夢》曲中《終身誤》一支,以寶玉黛玉生死不渝的「木石前盟」,反射出寶玉同寶釵之間情意難洽的「金玉姻緣」終究是個悲劇。薛寶釵是全書中與女主角林黛玉品貌足堪對舉、性格常成對照,思想傾向又包含著深刻對立的一個重要人物。這個人物於第四回正式登場,隨母兄進入賈府。小說關於寶釵衣裝淡啞、住處素淨、服「冷香丸」等描寫,都可看作對人物「冷」的個性的暗示。薛寶釵和賈寶玉之間,雖有第八回互相鑑賞「金、玉」的詳寫和二十八回宮中賜物「一樣」的明示,但更多的是點出其時常勸諫寶玉讀書仕進,立身揚名,因而話不投機,思想異趣,最明顯的在三十四、三十六回。寶釵對黛玉也多有規誡,如四十二、四十五回。同時,書中對寶釵藏愚守拙、避嫌遠禍,會做人、善應候的處世哲學有多方面的刻畫,諸如二十二回過生日悉依賈母所好,二十七回撲蝶使金蟬脫殼之計,三十七回幫湘雲設東道,五十七回替岫煙贖棉衣,五十六回參與理家,施小惠全大體,等等。有時候,「冷美人」之冷,還到漠然、冷酷的地步,最突出的莫過於對金釧投井、三姐自刎、湘蓮出家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反應。八十回以後薛寶釵的故事,脂評亦有所透露,如謂釵、玉「後文成其夫婦」;預告有「薛寶釵借詞含諷諫」的回目;等等。現在後四十回中與之有關的重要情節為九十七回:「薛寶釵出閨成大禮」,鳳姐設掉包之計以釵頂黛為寶玉沖喜,禮成之際正當黛玉咽氣之時,一二0回寶玉中舉出家,寶釵雖則悲戚孤苦,然有遺腹之子,宗祧可續,復興有望。這樣寫法與作家對這個「終身誤」的悲劇人物的原構思未必符合。

薇兒 2006-01-15 17:56
賈元春賈政長女。因賢孝才德,送入宮中作女史,後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金陵十二釵」之一。始見名於第二回。第五回判詞「二十年來辨識非」一首及《恨無常》曲屬元春。小說中有關元春的最重要情節為十七、十八回「榮國府歸省慶元宵」。省親乃賈府一樁「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非常喜事,然元妃內心則有無限淒涼、莫名怨苦。看到大觀園內外如此豪華,默默嘆息奢華過費。及至父母親人見面,只嗚咽對泣,垂淚無言。自謂宮中是「那不得見人的去處」,雖富貴已極,而骨肉各方,終無意趣。歸省之後,元妃傳諭大觀園不可禁封,命眾姊妹及寶玉進去居住,從此大觀園得以成為一個女兒之境。此後,再無元妃故事。只在二十二回寫到娘娘差人送出燈謎;二十八回寫到貴妃賞賜的端午節禮,獨寶玉與寶釵一樣。關於元春的結局,脂評有如下提示:親省時點戲,第一出《豪宴》,「《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第二出《乞巧》,「《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又,元春所作燈謎謎底為爆竹,乃一響而散之物,脂評曰「此元春之謎,才得僥倖,奈壽不常耳,惜哉」。現在後四十回寫元春因聖眷隆重、起居勞乏、痰氣壅塞,不致薨逝,時交卯年寅月。見九十五回。關於元春之死,多有不同解釋。

薇兒 2006-01-15 17:57
賈迎春賈赦之女,庶出。「金陵十二釵」之一。始見於第二回。出場在第三回,由黛玉眼中看去,「溫柔沈默,觀之可親」。第五回「子系中山狼」判詞及《喜冤家》曲屬迎春。海棠社起,迎春雖不善詩,也起了個別號叫「菱洲」,見三十七回。興兒向尤氏姊妹介紹賈府底裡說,二姑娘的諢名是「二木頭」,見六十五回。主要情節有兩處:七十三回「懦小姐不問累金鳳」和七十九回「賈迎春誤嫁中山狼」。前者寫迎春奶媽將攢珠累絲金鳳拿去典作賭本,迎春不聞不問,但求息事寧人,自看《太上感應篇》。後者寫賈赦作主,將迎春嫁與孫紹祖,飽受孫紹祖虐待作賤。脂評在二十二回迎春燈謎之下有「迎春醫生遭際,惜不得其夫何」的提示,燈謎謎底為算盤,打動亂如麻。後四十回以迎春被孫家揉搓身亡,了結迎春故事,見一0九回「還孽債迎女返真元」。

薇兒 2006-01-15 17:58
賈探春賈政次女,庶出,生母為趙姨娘。「金陵十二釵」之一。探春在賈氏姊妹中才志不凡、精明能幹、出類拔萃,但庶出的地位和末世的家運使她的才識抱負難以施展,形成了她性格的深刻矛盾。這個人物始見於第二回。出場在第三回,由黛玉眼中看去,「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第五回「才自精明志自高」判詞及《分骨肉》曲屬探春。詩社別號「蕉下客」,家常諢名「玫瑰花」。見三十七、六十五回。全書中與探春相關的情節很多,大體有如下幾類:一類寫探春的情趣高雅。所喜玩物,但求新巧,「樸而不俗,直而不拙」,見二十七回。奉簡寶玉,興起詩社,園林生色,姊妹鼓舞,見三十七回。居處闊朗,無脂粉氣息,見四十回。再一類寫探春的敏感自尊。二十七回,向寶玉抱怨自己生母趙姨娘「糊塗昏憒」。五十五回,秉公按例發放親舅舅趙國基殯葬賞銀,引起趙姨娘哭鬧怨恨,探春依理據禮駁斥姨娘,嚴守自身的小姐名分和當家地位。六十回,趙姨娘在怡紅院大打出手,探春前來誡飭,謂「何苦不自重」,與丫頭玩物一般見識。七十四回,抄撿大觀園,王善保家的不識好歹,掀衣翻襟,被探春一個巴掌打了下去,為自身尊嚴受損而悲憤,也為家族前景黯淡而憂慮。又一類寫探春的才識不凡,最主要在五十六回,「敏探春興利除宿弊」。探春當家理事,苦心孤詣,開源節流。一方面省去哥兒們學裡費用和姑娘們頭油脂粉的重複開支,另方面仿效賴大家園子的榜樣,也欲從大觀園補給生息,分給眾婆子管理收拾。此外,七十三回中幫迎春說話,轄治奴僕;七十六回中獨侍賈母,支撐殘席。都是值得注意的描寫。脂評在探春斷線風箏的燈謎之下批道:「此探春遠适之讖也,使此人不去,將來事敗,諸子孫不至流散也,悲哉傷哉。」可見探春遠嫁應是一去不復反的。現在後四十回中寫探春聘給鎮海總制周瓊之子,賈府遭變後歸寧探省,服采鮮明,跳出得比先前更好了。以上探春情節見八十一、九十九、一00、一0二、一一九回。

薇兒 2006-01-15 17:59
賈惜春賈敬之女,賈珍胞妹。「金陵十二釵」之一。始見名於第二回,出場在第三回。第五回判詞「勘破三春景不長」一首及《虛花悟》曲屬惜春。雖不善詩,也起了個別號叫「藕榭」。小說對這個人物的第一次實寫是,惜春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兒玩耍,說自己明兒也剃了頭作姑子去。有關惜春的主要故事有兩處。一處是畫大觀園行樂圖,見四十、四十二回;一處是第七十四回「矢孤介杜絕寧國府」,挖苦嫂子尤氏,攆走丫頭入畫,抱定「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的主張,尤氏因說惜春是個「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脂評在惜春的佛前海燈的謎下批道:「此惜春為尼之讖也,公府千金至緇衣乞食,寧不悲夫。」後四十回寫惜春結局雖則是出家為尼,然「帶髮修行」,有紫鵑侍候,仍不離大觀園。見一一五、一一八回。

薇兒 2006-01-15 18:01
史湘雲為全書中可與黛、釵並肩「鼎足而三」的一個重要人物。湘雲豪爽大杜、才思敏捷而命途多難。她是忠靖侯史鼎的姪女,賈母史氏太君的姪孫女。「金陵十二釵」之一。第五回「富貴又何為」一首判詞及《樂中悲》曲屬史湘雲。三十八回詩社興起取號「枕霞舊友」。在程本及原人文通行本中,於十三回秦氏之喪時已經介紹,「史鼎的夫人帶著姪女史湘雲來了」;在脂本及新校本中,至二十回方始出現這一人物。有關湘雲的重要情節如下:二十二回,湘雲心直口快,說出黛玉像戲子,惹出一場風波;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雙星」,湘雲同翠縷說陰陽之理,在園中拾得一個金麒麟;三十二回,勸寶玉講仕途經濟學問,曾引起寶玉反感;三十七回,連和兩首海棠詩,眾人嘆賞,為壓卷之作;第四十九回,「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與寶玉等雪天圍火燒鹿肉吃,飲酒聯詩,自謂「是真名士自風流」;第六十二回,「憨湘雲醉眠芍藥裀」,醉後臥於山後石凳上,落花滿身,香夢沈酣,猶說酒令;第七十六回,「凹晶館聯詩悲寂寞」,湘、黛二人感嘆身世,發興聯句,湘雲終得「寒塘渡鶴影」之警句。史湘雲的結局,脂評提供了線索,庚辰本地三十一回有批語:「後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配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網伏於此回中,所謂草蛇灰線,在千里之外。」甲戌本第二十六回又有一條批語:「惜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第三十七回湘雲海棠詩「自是霜娥偏愛愛冷」句,有「不脫自己將來形景」的批語。對這些提示有不同的理解:一種意見認為史湘雲的配偶是衛若蘭,婚後因某種變故而離異,永抱白頭之嘆;也有以為湘雲寶玉於歷盡坎坷後,經衛若蘭等撮合,結為夫婦。現在後四十回中寫到湘雲十分簡略,僅提及姑爺才情學問都好,卻病已成癆,湘雲只有自悲命苦。見一0六、一一0、一一八回。

薇兒 2006-01-15 18:02
妙玉大觀園櫳翠庵女尼,出身高貴,氣質秀美,心性孤僻,世俗難容。妙玉本蘇州人氏,父母雙亡,自幼多病,帶髮修行,大觀園落成時被賈府接來。「金陵十二釵」之一,第五回判詞「玉潔何曾潔」一首及《世難容》曲屬妙玉。第十七至十八回由林之孝家的口中敘出妙玉身世來歷。八十回中,與之相關的重要情節有以下幾處:第四十一回「櫳翠品茶」,妙玉單請釵、黛飲「梯己茶」,寶玉隨來。第五十回「冒雪尋梅」,寶玉因蘆雪庵聯詩被罰去櫳翠庵求取紅梅,並作「訪妙玉乞紅梅」詩。第六十三回「飛帖祝壽」,寶玉生日,收到「檻外人」妙玉「遙叩芳辰」的箋帖。第七十六回「月夜續詩」,中秋夜湘、黛聯詩,妙玉續完。關於妙玉的結局,脂靖本眉批有這樣的提示,說她流落到「瓜洲渡口,……紅顏固不能不屈從枯骨」。現在後四十回中有關妙玉的故事則為:第八十七回「走火入魔」,妙玉同惜春對奕,寶玉觀局,又聽得黛玉琴聲忽變,回庵後神不守舍。第九十五回「扶乩請仙」,寶玉失玉,岫煙求妙玉扶乩尋問玉的下落。第一一二回「妙尼遭劫」,賈府被盜,眾賊將妙玉劫持而去。

薇兒 2006-01-15 18:04
王熙鳳學名王熙鳳,人稱「鳳辣子」。賈璉之妻,賈母孫媳。王夫人內姪女,榮國府的當家奶奶。「金陵十二釵」之一。第五回十二釵冊子中「凡鳥偏從末世來」一首及《紅樓夢》曲《聰明累》一支,屬鳳姐。這是小說中最主要的人物之一,全書有一半以上的回次寫到鳳姐其人,回目見名的即有十一處之多。第二回中有約略介紹,第三回黛玉進府時正式登場,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小說中通過旁人之口,長輩如賈母、同輩如李紈、僕人如周瑞家的,特別是興兒,都從各自的角度對鳳姐個性有生動的描述和概括的介紹。「鳳辣子」素以心機深細、殺伐決斷著稱。十三、十四回「協理寧國府」,突出表現其才幹魄力、威重令行。十二回「毒設相思局」和十五回「弄權鐵檻寺」,見出其權術計謀、心狠手辣。從六十七到六十九數回,集中地、也是層次分明地寫出了鳳姐擺佈尤二姐的全過程,包括「訓家童」、「大鬧寧國府」和「借劍殺人」等重要情節,更加充分地生動地展現了她「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的機心和手腕。鳳姐在賈府內外敢於任意施為、追權逐利,同賈母的寵信分不開,四十三回「攢金慶壽」和五十四回「斑衣戲彩」,可以見出鳳姐在老祖宗心目中的地位和作用。此外,機智和諧謔也是鳳姐性格中的一種素質,這點在同姑嫂姊妹,以至長幼尊卑各色人等的交接言談中隨處顯露出來。鳳姐的結局應為機關算盡、眾叛親離、哭向金陵。據脂評提示,後文還有「王熙鳳知命強英雄」的回目,而終不免「身微運蹇」。現在後四十回中雖有因重利放債致禍抱慚和家族敗落心勞力拙等情節,但「掉包計」之獻和最後被冤魂纏繞而死,同鳳姐的整個性和命運實難銜接。關於八十回以後鳳姐的遭際和結局,歷來眾說紛紜,參見「詩詞韻文」類「一從二令三人木」條。

薇兒 2006-01-15 18:05
賈巧姐有時作「大姐」,個別回次中「巧姐、大姐」同時出現,似乎是兩個人(如二十七回),實際上「大姐」即「巧姐」,是賈璉和鳳姐的女兒,起初喚作「大姐兒」,「巧姐」是劉姥姥給起的名字。「金陵十二釵」之一,第五回判詞「勢敗休云貴」一首及《留餘慶》曲屬巧姐。第六回、第七回這個人物已出現,年幼無獨立情節。前八十回中,有關巧姐的重要情節有兩處:第四十一回,大姐兒抱著大柚子玩,見了板兒的佛手一定也要,因將柚子同佛手換過來才罷。此處有脂批:「小常情,遂成千里伏線」,「柚子即今香圓之屬也,與緣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兒之戲,暗透前後通部脈絡」。第四十二回,大姐兒著涼得病,鳳姐請劉姥姥這個有壽的庄稼人給起個名字,因生於七月七日,就以「巧」字取名,取遇難成祥、逢凶化吉之意。結合第五回判詞「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和畫中美人紡織所示,以及第六回劉姥姥一進榮國府脂批「伏二進二進及巧姐之歸著」,可知後來巧姐應嫁給板兒,成為親自紡織的村婦。現在四十回中巧姐的結局則是另一種樣子,經劉姥姥作伐,嫁給了「家資巨萬、良田千頃」的周姓大財主之子。同巧姐有關的情節有:九十二回,「評女傳巧姐慕賢良」,巧姐同寶玉大談女孝經、列女傳;一一三回,「懺宿冤鳳姐托村嫗」,鳳姐病篤,將巧姐托付給劉姥姥;一一八回,「記微嫌舅兄欺幼女」,王仁、賈芸、賈環等將巧姐私聘給外籓;一一九回,劉姥姥帶了平兒巧姐藏匿鄉間避禍,作媒許給周姓財主;一二○回,賈政、賈璉應允周家親事。

薇兒 2006-01-15 18:06
李紈字宮裁,賈珠寡妻,賈蘭之母。「金陵十二釵」之一。始見於第三回。第四回敘其家世教養,勾勒性格面貌。雖青春喪偶,而心如槁木死灰,惟知侍親養子。人稱「菩薩奶奶」。第五回判詞「春風桃李結子完」一首及《晚韶華》曲屬李紈。全書中寫到李紈的地方不少,比較分散。除第四回外,較重要的還有:第三十七回,海棠詩社,李紈自薦掌壇,自號「稻香老農」,雖不善作,卻公道善評。三十九回,對平、鴛、襲等丫鬟各有一番確評,聯想自身,不免傷感。四十五回,為平兒抱不平,數落鳳姐。五十五回,受命代替鳳姐,與釵、探共理家事。後四十回中看不到李紈的結局,按前文預示,應在賈蘭「爵祿高登」之時即已「黃泉路近」,徒留虛名。

薇兒 2006-01-15 18:08
秦可卿小名可兒,又名兼美。賈蓉之妻,乃賈母重孫媳中第一個得意之人。金陵十二釵之一。始見於第五回,寶玉在秦氏房中歇中覺,惚惚睡去,猶似秦氏在前,引入太虛幻境。判詞「情天情海幻情身」一首及《好事終》曲,屬可卿。第十回,張太醫為秦氏診脈,謂其心性高強,思慮太過,憂傷致病。至十三回,秦氏病歿。臨終有托夢給鳳姐的重要情節,慮及家族盛衰榮辱,要鳳姐於盛時籌畫下敗時的退步,多置祭祀產業;並預告不日將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然亦不過是瞬息的繁華。鳳姐從夢中驚醒,恰聞東府報秦氏喪耗。十三、十四回極寫秦氏喪儀之鋪排靡費,為喪禮風光,賈蓉捐得五品龍禁尉官爵,第十三回回目因標「秦可卿死封龍禁尉」。秦氏之死,是《紅樓夢》一大疑案,除去小說本身描寫有矛盾,刪改有痕跡之外,脂批有若干重要段落,可資參考。即:「通回將可卿如何死故隱去,是大發慈悲心也」;「此回只十頁,因刪去天香樓一節,少卻四、五頁也」;「『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老朽因有魂托鳳姐賈家後事二件,的是安富尊榮坐享人能想得到之處,其事雖未漏,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刪去」。以上均見十三回回後總批。靖本批語還有「因命芹溪刪去『遺簪』『更衣』諸文」的話。從上述線索特別是小說本文的有關描寫,諸如判詞和「美人懸梁自縊」的畫面、焦大的醉罵、秦氏的病狀以及喪禮的奢靡等等,均可推知原先確有賈珍與秦氏私通及秦氏羞辱自盡等情節。這,一方面增加了秦可卿形象的複雜性,另一方面也為研究成書過程提供了有力佐證。

薇兒 2006-01-15 18:09
談談另外三位女子香菱為小說中第一個登場的「薄命女」。本名英蓮,甄士隱之女,癩僧指為「有命無運」之物。元宵觀燈失蹤,後被拐子連賣兩次,引出人命官司。以上故事見第一、四回。第五回判詞第三首「根並荷花一莖香」,隱括其糟際命運。這個人物的再次出現,在第七回,此時已易名香菱,隨薛家入賈府。十六回,借平兒之口補敘香菱給薛大傻子作了屋裡人。此後,關於香菱的重要情節有:四十八回「慕雅女雅集苦吟詩」,矢志學詩,終得佳句。六十二回,「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斗草污裙,寶玉為之解圍,寄以同情。七十九回,薛蟠娶親,為寶玉替香菱擔心慮後。八十回,受金桂折磨,釀成乾血之症。金桂並擅改其名為「秋菱」。後四十回中,金桂愈忌恨香菱,意欲毒殺,反害自身;香菱被扶為正室,死於難產,遺下一子以承薛家宗祧。事見一00、一0三、一二0回。這樣結局與判詞所示不符。

薇兒 2006-01-15 18:10
晴雯寶玉的大丫頭,其風流靈巧、心志高潔與黛玉有相近之點,故歷來有「晴為黛影」之說。晴雯為書中重要人物之一。她原系賴大家的買來孝敬賈母的,賈母見其模樣言談、針線女紅均人所不及,因給了寶玉使喚。第五回判詞「霽月難逢」一首及畫面,隱括晴雯身份卑微、心比天高、靈巧招怨的性格和命運。這個人物於第八回登場,親自為寶玉居室貼上寶玉手寫的「絳雲軒」三字。全書中與晴雯相關的著名情節有「撕扇」、「補裘」。前者表現物隨人性、寶玉尊重晴雯的自由個性;後者突出了晴雯的慧心巧手、於重病之際殫心竭力、織補「雀金裘」,見出其為寶玉分懮解難的赤誠之心。三十七回寫她不屑拾人余惠、不怕沖撞太太的言論,和七十四回抄檢大觀園時兜底倒篋、使王善保家自討沒趣的行動,都顯出其與眾丫鬟不同的識見與骨氣。至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風流」,晴雯終因遭忌被逐、抱屈夭亡。關於寶玉探望晴雯與之訣別一段描寫,不同版本差別甚大。新教本依脂本,明寫晴雯的清白無辜,並無私情,借晴雯之嫂多姑娘之口為之辨誣。程本和原人文通行本無此一段文字,情節上差別頗大。七十八回寫寶玉懸想晴雯死後作了芙蓉花神,因有《芙蓉女兒誄》一篇至情文字。

薇兒 2006-01-15 18:12
襲人寶玉的大丫頭。書中重要人物之一。她與寶玉的關係既有親暱、體貼的一面,又充當了寶玉身邊時時規箴防範的衛道角色。歷來有「襲為釵副」之說。襲人姓花,原為賈母之婢,本名「珍珠」,程本及原人文通行本作「蕊珠」,寶玉據「花氣襲人」之句更其名為「襲人」。始見於第三回。第五回判詞「枉自溫柔和順」一首,隱含襲人命運和結局。第六回「寶玉初試雲雨情」,可知襲人是丫鬟之中為一和寶玉有私情的一個。全書中關於襲人的描寫很多,重要的有: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借贖身之論,規勸寶玉百事檢點,讀書上進。二十一回「賢襲人嬌嗔箴寶玉」,嗔怪寶玉吃胭脂,只和姊妹廝混,以柔情警之。三十二、三十四回寫寶玉傾訴肺腑,錯將襲人當作黛玉,聽得襲人魂飛魄散,因向王夫人進言,王夫人深取襲人識見,殷囑重托,並悄將襲人分例提高,與姨娘等同。三十七回,怡紅院眾丫鬟取笑襲人為「西洋花點子哈巴兒」。五十一回,襲人歸省母病,賈母重賜厚待,一如姨娘之例。關於襲人後來故事,脂批提示頗多,「故襲人出嫁後云『好歹留著麝月』」,「蓋琪官雖系優人,後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始終者」,直至近結尾處尚有「花襲人有始有終」的標目。現在後四十回中則有「阻超凡佳人雙護玉」一節,癲僧索玉,寶玉欲去,襲人、紫鵑死命拽住不放。襲人結局在一二0回中,寶玉出家後,襲人欲守不能,欲死不得,委委曲曲,終於嫁給了琪官蔣玉菡。

薇兒 2006-01-16 01:08
林黛玉林黛玉是《紅樓夢》裡的女主角,金陵十二釵之一。字顰卿,別號瀟湘妃子,原籍姑蘇,祖先四代襲候,父林如海由科甲出身,官至巡鹽御史,母賈氏,諱敏。先喪母后喪父,孤苦伶仃。應曲文:「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完全的性靈生活,加以幼敏慧,讀詩書,具有性靈、嗜好、妒恨、精巧的語言與優美的詩歌,亦由此毀滅了她,自幼任性,故無標準的閨範教養。由於壓縮行為,深化感情,逐漸趨向感傷詩人的世界,所以她過份晦澀、凝忌;因為語言尖刻而無友,對人無戰術,要求愛情的滿足,而寶玉被逼另娶寶釵,積多愁善感,終其一生為悲劇人物。*薛寶釵金陵十二釵之一,號蘅蕪君,原籍金陵,書香舊族,父早卒,母王氏,與賈寶玉之母為姐妹。性格淡然婉轉,舉止大方,雖美麗端莊,但城府極深,是現實功利主義的擁護者。以「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貞靜為主,積封建社會婦人美德於一身,諸如美貌、端莊、和平,使薛寶釵鑄就賢妻良母的典型,商業世家無形中賦予寶釵以計較厲害的性格,善於把握現實的利益,控制自己的情感,永遠以平靜態度和精細的方法來處理一切,可稱《紅樓夢》中第一個生活技術家。*史湘雲金陵十二釵之一,別號枕霞舊友,原籍金陵,父母早亡,忠精侯史鼎為其叔父,賈母為其祖姑母。生得蜂腰猿背,鶴勢螂形,面貌極麗,性格英豪大方,從來就富有男性風範,漠視「坐莫動膝,立莫搖裙;喜莫大笑,怒莫高聲」的女四書,是個原封未動不受穿鑿的好孩子。心直口快,開朗活潑,亦是胸無城府,以直感衡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她的品質是純潔、光明、灑脫、活潑,所以她的為人是心胸爽直,氣象恢宏,既無俗世的虛偽,又無神經衰弱的病態,是個樂觀健全的女孩兒。

薇兒 2006-01-16 01:09
*王熙鳳金陵十二釵之一,賈璉之妻。小名鳳姐兒,渾號鳳辣子,身材曲條,體態風騷。有持強、虛榮、好勝心強,具有陰險、毒辣、貪財、邀功、諉過的特點。在複雜的賈府,她是一柱擎天的角色,正合十八世紀中國貴族大家庭精強狠辣,封建社會所賦予一切特質的某種完整女性的典型。出身於高貴而複雜的大家庭,幼時著男裝、受以男孩的教育,接觸廣泛、見識豐富,也是一位目光四射、手腕靈活的機會主義者。興兒批評她:「嘴甜心苦,上頭笑腳底下使絆子,明是一盤火,暗是一把刀。」她不學有術,建立起以她自己為中心的個人功利主義。生命力充裕,頭腦極敏銳,成為封建大家庭末期殘忍毒辣的代表人物,人生觀是「寧我負人,毋人負我」。*賈元春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政和王夫人所生長女,賢孝才德,兼於一身,被選入皇宮中,封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一生榮華富貴享之不盡,可是卻難買片刻天倫之樂,最後鬱鬱而終。*賈探春金陵十二釵之一。別號蕉下客,賈政之女,庶出,行三,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鵝蛋臉,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精明強幹,曾想用微小的改革來挽救賈府的敗落,但若予被無情的命運作弄,最後也只能遠嫁他鄉,終生牽念憶爹娘……*賈迎春金陵十二釵之一,別號菱州,渾號二木頭,為賈赦之女,庶出,排行第二,肌膚微豐,身材合中,腮凝新荔,鼻膩雞脂。老實無能,懦弱怕事,心中沒有半點主意,容易受人欺負,其父為了抵債,將她嫁給粗暴淫亂的孫紹祖,不到一年即被虐待致死。*賈惜春金陵十二釵之一,別號藕榭,賈珍之嫡親胞妹,排行第四,天性孤癖,不喜與人親近,為心膽小怕事且近糊塗,性格斬釘截鐵,冷心冷情。最後因目睹家族的敗落,和三位姐姐的不幸遭遇,毅然出家為尼,以尋求一方淨土。

薇兒 2006-01-16 01:11
*秦可卿金陵十二釵之一,賈蓉之結髮正妻。小名可兒,官名兼美,容貌俊俏艷麗,體態婀娜多姿,性格風流婉轉,行事溫柔和平,備受愛戴憐護。作者給這位早夭的少婦「情」「淫」「兼美」的諧音,與家翁賈珍的關係曖昧,後神秘地「去世」成了《紅樓夢》裡著名的疑團。*李紈 (李宮裁)金陵十二釵之一。字宮裁,別號稻香老農,原籍金陵,父名守中,曾為國子祭酒,為人賢惠,宅心仁厚,嫁賈珠不久即孀居,是賈府中僅見的一個高潔完整的婦人,美而不艷,聰明而有口才,善於處人,懂得自尊,很符合舊時社會要求孀婦無能、無為的標準道德。*妙玉金陵十二釵之一,自稱檻外人,亦稱畸人,本是蘇州人士,出身讀書仕宦之家,因多病而入空門,帶髮修行。聰明漂亮而通文墨,為人孤僻而性潔,可憐骯髒違心願,到頭來始終是淪落風塵,飄零凋謝。*賈巧姐金陵十二釵之一,小名巧姐兒,為賈璉之女,王熙鳳所生。幼年多病,因生於七月初七,故根據劉姥姥的建議取名為「巧姐」。應圖讖:「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織」,慕賢良,聰明嬌養而膽怯,最終仍是流落民間,作了農家婦。

青薇 2006-01-17 08:29
多謝薇兒分享﹐薇兒是系出中文麼﹖大量的創作與分享讓青薇感激?感動?與佩服﹗青薇又再一次沉浸在紅樓人物之中﹗不知網上可有更多有關湘雲或妙玉的評論﹖最愛湘雲的天然渾厚﹐最不喜妙玉的矯情做作﹐有黛玉之短﹐而無黛玉之真。青薇妄言了﹗

薇兒 2006-01-17 19:14
不是呢純粹是個人私心興趣收留下來的也只限於有興趣和喜歡的部份(超級任性的....)湘雲跟妙玉的比較少呢我手上可能最多的就是寶黛吧

薇兒 2006-01-19 00:26
◆妙玉☆角色特質:姿容美麗,聰慧過人,才華出眾,才貌不在黛玉之下,由於身為女尼,故壓抑情感,外冷內熱,孤芳自賞。其冷傲,連尖刻的黛玉也要讓她三分。寶玉說:「她為人孤僻不合時宜,萬人不入她的目。」☆故事情節:本是蘇州姑娘,出身書香仕宦之家,因從小體弱多病,百治無效,父母只好忍痛將她送入寺廟,帶髮修行。由於用心修行,不久百病全消。後聽說長安有觀音遺跡,於是隨師到了京都,暫住城外牟尼院中。不久師父圓寂,妙玉本欲扶靈回鄉,而師父臨終遺言:「在此靜居,後來自然有你的去處。」果然,不久京城內第一富豪之家--賈家又錦上添花,其家的大小姐元春被當時的皇上封為妃子,並批准可以回家省親。為了迎接這位皇妃,賈家修建了一座無比美麗壯觀的花園即大觀園。園內諸景齊備,其中一景是一所雅致的道觀,取名櫳翠庵。賈家已買下二十個年輕俊美的小尼、道姑充實其中,又聽說城外牟尼院中新近從南方來了一位「文墨極通,模樣極好」的年輕女尼,於是賈家鄭重地寫了請帖,並用車轎隆重地將妙玉接入大觀園。隨著時間的流逝,賈家出現了一系列的變故:元妃甍逝;賈家因事被官府抄家;黛玉、賈母、熙鳳相繼逝去;寶玉娶寶釵;探春遠嫁……賈家逐漸敗落,大觀園也逐漸荒廢。一天深夜,一個飛簷走壁的強盜忽然窺見了燈下的妙玉,看見這位絕色女尼,怦然心動,冒死將其劫走,從此妙玉落入強盜之手,結果如何,不得而知。正如《紅樓夢》中所說:「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一個人半生的修行,付之東流,著實令人痛惜,這種結局,在作者筆下的形象表現,就是落得為盜魔所虜的悲慘結果。★由故事情節歸納出妙玉的人格特質:一、生活優裕,無法消業賈府生活優裕,妙玉在此修行,生活起居有多人服侍,沒苦吃,無法消業。二、執著心太強?書中第四十一回「櫳翠庵茶品梅花雪」中寫了這麼一件事:一日,賈家忽然來了一位鄉村老嫗--劉姥姥,劉姥姥為了博得賈母和眾小姐的歡心,不但帶來了鄉村野味,還講了些鄉野趣話,賈母十分開心,於是率眾兒孫到大觀園設宴,宴後眾人游大觀園。游到櫳翠庵,賈母告訴妙玉:「我們這塈之丑A把你的好茶拿來,我們吃一杯就去了。」妙玉親自捧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堶惟韙@個成窖五彩小蓋鐘,捧與賈母。茶是上上品老君眉,水是舊年存放的雨水。賈母吃了半盞,餘下的遞給劉姥姥,劉姥姥一口飲盡。 妙玉又把寶釵、黛玉的衣襟一拉,把二人帶到一間雅淨的耳房,這時寶玉也悄悄地跟了來,妙玉重新泡茶。妙玉拿出兩隻杯,只見杯上鐫著三個字,後有一行真字「晉王愷珍玩」,又有「宋元豐五年四月眉山蘇軾於秘府」一行小字。另一杯形似缽而小,有三個垂珠篆字,「杏犀」……喝茶的杯子簡直是價值連城的珍奇古玩。而沏茶用的水更是奇巧,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用花甕封上口,深埋地下,五年後取出沏茶……喝茶之事竟如此用心,恐怕連皇帝都望塵莫及,真是人間少有,天下無雙,妙玉的執著可謂大矣!三、慈悲心不夠:賈母率眾人到妙玉處喝茶,賈母把餘下的半杯茶遞給劉姥姥,劉姥姥一口喝盡。後來妙玉特意吩咐下人,將劉姥姥用過的茶杯扔到外面,不許拿進來。連生活一貫奢華的賈寶玉都感到扔了那茶杯實在可惜,於是求妙玉:「不如就給了那貧婆子吧,她賣了,也可以度日。」妙玉聽了,想了想,點頭說道:「這也罷了,幸而那杯子我沒有用過的,若我使過,我就砸碎了也不給她。」接著吩咐下人快快拿走。幾句話,表現了妙玉對劉姥姥的極度鄙視,這與修煉人的慈悲大相逕庭。四、情未斷:妙玉正當青春妙齡,艷名遠播,引起多少青年公子的垂涎。妙玉深知這一切。如果能守住心性,排除幹擾,潛心修煉,可望成功。但妙玉偏偏是個多情女子,對大觀園中的寶玉就心生愛慕,且不懂得修心斷欲之要領。書中提到此點的例子很多,例如:?一次,大雪紛紛揚揚下了一夜,將大觀園妝扮的如同琉璃世界,這一奇麗的雪景,引來了大觀園眾才女的詩興,她們決定在傍山臨水的蘆雪庵聚會。到了詩社,早已佈置妥當,寶玉的大嫂李紈忽然想起,櫳翠庵的紅梅正開的俏麗,若能折一枝來插在瓶中,加以點綴,豈不美妙,但一想自己去要,怕妙玉不給面子,而此時,眾人正在聯句,輪到寶玉,一時語塞。李紈忽靈機一動,罰寶玉去向妙玉要紅梅,眾人一聽,一齊叫好。可見妙玉的內心秘密,其實眾人皆知。更有趣的是下面一個細節,李紈擔心寶玉雪地摔跤,要派幾個丫頭跟著,黛玉連忙阻止說:「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此處寫得雖然隱晦,但明眼人不難看出妙玉對寶玉早就心生愛慕。?還有一次,妙玉請黛玉、寶釵喝茶,給寶釵、黛玉用的杯子是名人古玩,而給寶玉用的杯子卻是妙玉自己日常用的綠玉鬥。-->妙玉本是個極怪僻、極潔淨之人,此段卻描寫她讓寶玉這個年輕男子與自己同用一個茶杯,其親暱之情昭然若揭。這件事對妙玉的內心世界已非常明白、直接地寫了出來。?一天,寶玉去看四妹惜春,忽見妙玉也在,正專心下棋,妙玉猛抬頭,看到了寶玉,寶玉忙問候,「妙玉忽然把臉一紅,也不答言,低了頭只看那棋。寶玉自覺造次,連忙陪笑道:『倒是出家人比不得我們在家的俗人,頭一件是心靜,靜則靈,靈則慧。』寶玉尚未說完,只見妙玉微微地把眼一抬,看了寶玉一眼,復又低下頭去,那臉上的顏色漸漸地紅暈起來。」-->此處兩次寫妙玉臉「紅」,維妙維肖地寫出了妙玉見到寶玉時的驚喜、羞澀、激動……。?妙玉當晚回去,坐到三更過後,下了禪床,出到前軒,但見雲影橫空,月華如水,獨自憑欄站了一回,忽聽房上兩個貓兒一遞一聲嘶叫,「那妙玉忽然想起日間寶玉之言,不覺一陣心跳耳熱,自己連忙收攝心性,走進禪房,仍到禪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時如萬馬奔騰,覺得禪床便晃蕩起來,身子已不在庵中……」後來妙玉中了魔,眾尼忙作一團,請了很多大夫醫治,一時鬧得滿城風雨,賈府上下無人不知。但其中的原因,只有惜春知曉,當消息傳到惜春的耳中時,書中這樣寫道,「惜春聽了,默默無語,因想:『妙玉雖然潔淨,畢竟塵緣未斷……哪有邪魔纏繞,一念不生,萬念俱寂。」○書中的金陵十二冊正冊中是這樣評判妙玉的:「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這「何曾潔」「未必空」,極簡短的六個字,概括了妙玉修行失敗的根本原因,多麼準確,多麼深刻,又不乏作者的惋惜之情。網上人對妙玉之評論

薇兒 2006-01-19 00:27
◆史湘雲☆角色特質:純潔、光明、灑脫、活潑,為人豪爽,氣象恢宏,是個樂觀健全的女孩兒。湘雲的容貌俏麗,和寶釵的端莊美、黛玉的靈性美各自擅場,但並不是豔麗的美,就像她的個性一樣,是種自然、不做作的美。她的才氣在十二釵裡也是很高的,最高的是林黛玉,然後薛寶釵,然後就是史湘雲。黛玉可視為寶玉的真我,愛情至上,任真性靈;寶釵可視為寶玉的假我,一個在長輩面前聰明的俊秀公子;湘雲可視為是寶玉的自我,兩人都有名士性格,同樣自然、真情、不擺架子。★由故事情節歸納出史湘雲的角色特質:?個性豪爽活潑:湘雲穿上寶玉的衣袍,連賈母都把它當成寶玉,逗得眾人大笑。她走到哪兒,都嘰嘰呱呱,笑一陣,說一陣。?個性嬌憨天真:書中曾有湘雲喝醉酒後,睡在花叢 中的一段趣事。「湘雲眠芍」的醉態,表現出她的個性,是種自然、不做作的美。?個性自然率真:大雪之日,湘雲大吃烤肉,被黛玉譏刺粗魯。湘雲直言快語說道:「你知道什麼?是真名士自風流!」表現出她的名士性格,自然率真、不擺架子。☆故事情節:在早本中和寶玉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甚至婚配的湘雲,在情節的改動中將其小時候在賈府居住的戲份給了黛玉,連帶的將其年齡改小,在書中也出現的忽然,結束的草率。在寶玉、黛玉、寶釵的愛情爭奪中,她變成第二女主角,而且不是以愛情為重,反而著重在她和寶玉的「頑笑」「淘氣」之間,而寶玉對她也偏重在對妹妹的照顧和遊樂。其實,湘雲的容貌才情足以和釵、黛鼎立,且個性互異,是曹雪芹筆下又一不同類型的女性,她原本不是配角,且應有完整的描述和刻畫,只是在一再修正下,被犧牲了。這也是收集而來網上人對湘雲的評論

青薇 2006-01-19 02:42
多謝薇兒熱心收集整理有關湘雲的評論﹐讓薇兒費心了﹗這樣一個自然率真的可人兒﹐青薇在初讀紅樓時﹐便已一見傾心了﹗再說她不僅個性健全﹐文思的敏捷﹐在十二釵中﹐也僅有黛玉差堪比擬﹐青薇不認為她的才情在寶釵之下。直至今日﹐青薇仍不能明白﹐紅迷們為何總將目光集中在個性偏頗的釵黛二人身上﹖而忽略了湘雲這樣一個才情兼俱?堪為今日女性表率的人物﹖不過﹐以湘雲的灑脫自適﹐相信不會以屈居配角為意的﹗ ﹕)紅樓雖為青薇至愛﹐閱讀時僅憑一已喜好﹐不求甚解﹐誤繆之處﹐還請薇兒及專家指正。這篇文章最後由 青薇 在 2006/01/19 02:49:05 重新編輯!


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談談紅樓夢十二金釵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ime 0.006314 second(s),query:6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