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北宋?蘇軾<超然臺記>翻譯 --]

傳統中國文學 -> 詩文賞析 -> 北宋?蘇軾<超然臺記>翻譯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襲人 2005-07-20 15:02

北宋?蘇軾<超然臺記>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夫所為求福而辭禍者,以福可喜而禍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美惡之辨戰於中,而去取之擇交乎前。擇可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福。夫求禍而辭福,豈人之情也哉?物有以蓋之矣。彼遊於物之內,而不由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挾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亂反覆,如隙中之觀鬥,又烏之勝負之所在?是以美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予自錢塘,移守膠西,釋舟楫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牆之美,而庇采椽之居;背湖水之觀,而行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然,日食杞菊,人固疑予之不樂也。處之期年,而貌加豐,髮之白者,日以反黑。予既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於是治其園囿,潔其庭宇,伐安邱高密之木,以修補破敗,為苟完之計。而園之北,因城以為臺者舊矣,稍葺而新之。時相與登覽,放意肆志焉。南望馬耳常山,出沒隱見,若近若遠,庶幾有隱君子乎!而其東則廬山,秦人盧敖之所從遁也。西望穆陵,隱然如城郭,師尚父齊威公之遺烈,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然太息,思淮陰之功,而弔其不終。臺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雨雪之朝,風月之夕,予未嘗不在,客未嘗不從。擷園蔬,取池魚,釀秫酒,瀹脫粟而食之,曰:「樂哉遊乎!」予弟子由適在濟南,聞而賦之,且名其臺曰超然,以見予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遊於物之外也。以下是以我對作品字句的理解,自己試著翻譯,若有覺得不適合的,請大家指正。所有的事物都有值得觀賞的價值,如果都有值得觀賞的價值,那麼所有的事物都可以使我們快樂,何必一定要怪異奇崛雄偉美麗的事物才能令我們驚奇與高興呢?釀酒剩下的殘渣(或言不好的酒),也可使人酒醉,水果蔬菜植物,都可以填飽肚子。以此類推,我不論前往任何地方,又怎麼會不快樂呢?(即都是快樂的)。一般人做任何事都希望可以求到福而遠離禍,以為遇到福氣或幸運的事,就該高興,而遇到禍事就得悲傷。人的欲望是無窮的,而外在事物可以滿足我欲望的是有止盡的,時常會出現心中為了那個東西好,那個東西不好而掙扎著,要不要拿這個東西的選擇就在眼前,於是選擇後感到快樂的少,而感到悲傷的多,這其實是在求取禍害而遠離福氣呀!而求取禍害而遠離福氣,又那堨膨`的人情呢?這是受到外物所影響所致啊!如果一個人是遨遊在事物的堶情A而不知道要跳出物體以外的範圍來觀看,物本來沒有大與小的區別,可是由物的堶惆茯摀o個世界,則所有的東西都是既高且大的。那些事物仗著它的高大,時常臨近在我面前,使我頭暈目眩,時常反覆。這就好像在門縫中看人家打架,如何可以知道勝負的關鍵呢?所以心中會有好的與不好的評價產生,而憂愁與快樂正是由此產生的,這不是非常悲哀嗎?我自杭州改到山東密州做官。放下了坐船的安逸,而習慣於坐車乘馬的勞頓。離開了華美的房子,而住在一般的木屋,不再有湖水可以觀看,而是走在長滿桑與麻的田野。剛到的時候,田中作物不成熟,到處都有盜賊,而官府中也充斥著各式官司與囚犯。同時廚房中沒有東西可以吃,只好每天去採摘菊花來吃。大家都以為我一定感到不快樂。住了一年,身體變得更豐腴,頭髮變白的,反而又變回黑色。我非常安樂於此地的風俗淳樸,而當地官吏與百姓也習慣於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做為(即一切如常)。於是我開始整治園圃,把庭院打掃乾淨。砍伐安邱高而密的樹木格修補房屋破敗的地方,使我住的房子暫時可以居住(至少不會吹風淋雨)。而園圃的北邊,有一個沿著城而建的舊臺,我把它稍加整理與修建,使它看起來像新建的臺一般。時常與朋友一起登臺觀賞風景,隨意放任心志(即輕鬆一下,做自己想做的事)。由這個臺向南看去,馬耳山與常山若隱若現,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也許有隱居的君子住在那塈a!向東望去則是廬山,是秦人盧敖所隱遁的地方。向西看是穆陵關,隱約像城墎一般,姜太公和齊桓公所留下的遺蹟還有存在的。向北邊低頭看則是濰水,不禁令人慨然嘆息,而想起了韓信的功業,卻對他不得善終感到悲傷。這個臺高大而且安適,深廣而且明亮,夏天感到涼爽而冬天則感到溫暖,下雪的早晨,有輕風涼月的晚上,我都在臺上,而我的朋友也處跟隨著我一起。採取園中的蔬菜,捉取池中的魚,自己用秫釀酒,把剛收成的稻米脫去外穀就拿來吃(指吃糙米),說:「優閒地遊玩真好」!我弟弟子由(蘇轍)剛好在濟南,聽到了我這個情形,便寫了一首詩,並把這座臺取名叫超然臺,由此可以看出我不論到什麼地方,都沒有不快樂(即都很快樂),這是因為我是遨遊在事物之外呀!ps:花這麼多時間自己譯,一方面是很喜歡這篇文章,二方面是想試一試自己翻譯的能力。希望沒有讓大家失望了^--^

bella 2005-10-14 20:09
超然臺記 , 的確讓人有種超然物外的( 心境 )看法 !在逆境中, 在困難艱苦的謫宦流放生涯中 , 在受到誹謗誣陷中 , 都能保任/保持到某種通透灑脫心理狀態確是不易.同樣面對一件困難事情 , 有些人可以痛苦萬分 , 要生要死 , 有些人卻可以有如手揮五弦 , 揮手於空中取物般應付自如... !這比<隨遇而安>的層次更高 , 因為這確實是需要某程度的定力修為才做得到 !無錯, 東坡性格豁達開朗 , 胸襟寬廣 , 但其智慧亦不容小觀 , 引部分上文 :如果一個人只是遨遊在事物的堶情A而不知道要跳出物體以外的範圍來觀看,這就好像在門縫中看人家打架,如何可以知道勝負的關鍵呢?所以心中會有好的與不好的評價產生,而憂愁與快樂正是由此產生的,這不是非常悲哀嗎?<物本來沒有大與小的區別,可是由物的堶惆茯摀o個世界,則所有的東西都是既高且大的。那些事物仗著它的高大,時常臨近在我面前,使我頭暈目眩,時常反覆。>單看表面現象/假象來判斷 是非正邪 / 是非曲直 等皆會易失平衡的 , 這點接近"旁觀者清"理念 , 亦可與佛家某層次的思想做比較 , 佛家認為"心為境轉"正是修行人的大忌 ........可影響修持兼障礙智慧生起 !所以 , 平日應盡量冷靜思維 和 培養開朗的心境 吧 !

bella 2005-10-20 12:05
引部分上文來補充些少看法:如果一個人只是遨遊在事物的堶情A而不知道要跳出物體以外的範圍來觀看,這就好像在門縫中看人家打架,如何可以知道勝負的關鍵呢?所以心中會有好的與不好的評價產生,而憂愁與快樂正是由此產生的,這不是非常悲哀嗎?<物本來沒有大與小的區別,可是由物的堶惆茯摀o個世界,則所有的東西都是既高且大的。那些事物仗著它的高大,時常臨近在我面前,使我頭暈目眩,時常反覆。>只有當分開兩段來表達時才更加讓人明白意理之所在 !更可突出 :人要適度地"抽離"一下去看事件 , 去理解事情 , 才不會是給事件弄得頭暈目眩 , 在廣大寬闊空間中思維 , 才明瞭大局分寸 , 才知事情前後發生之間脈絡 與彼此因由 ..........為何時常反覆不定 ?是因為 觀點與角度 狹隘 ( 就好像在門縫中看人家打架一樣,只看到局部表面現象 ) ,便易生偏見 , 好的與不好的 , 憂愁的與快樂的.......反覆不定想法與評價亦由此而起 !亦 由於我們習慣以自我中心 ( 喜好 ) 出發去作分別 , 於是乎一切"了別"便成為對立面而存在 , 相對概念 , 相對世界便顯現 不斷 , 大家都 不明白善中有惡 , 惡中有善 , 不明白大中有小 , 小中有大 .........的道理 !簡單的講 : 大與小的區別只能在局限中成立 , 超越 ( 跳出不同層次的範圍 ) 局限 , 才可以逐步逐步看清 真象......... !


查看完整版本: [-- 北宋?蘇軾<超然臺記>翻譯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ime 0.005075 second(s),query:6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