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鑑往知來」與「溫故知新」/棄卒 --]

傳統中國文學 -> 成語新說 -> 「鑑往知來」與「溫故知新」/棄卒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轉貼版工 2004-12-23 10:10

【「鑑往知來」與「溫故知新」】唐《魏徵傳》當魏徵過世後,太宗對其思念不已 ,臨朝時對侍臣嘆道:「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鏡矣。」文中所提到的「鏡」有做『鑑』者,在此『鑑』通「鏡」。《說文解字注》釋:「鑑,大盆也!」。表示用大盆子裝水,此水是止水,止水方可反射事物;如《莊子》〈德充符〉:「人莫鑑於流水,而鑑於止水。」就是說:"流水"無法作為鏡子,"止水"才可為鏡。若要套到修養上說:心如止水才可以照見諸般事務。「鑑往知來」通常解釋成:以發生過的事情,作為判斷後來事務發展取捨的依據!「前車之鑑」的意思也差不多。「溫故知新」典源自《論語》〈為政篇〉:「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意思是說:反覆不斷尋求探究以往所學,借以拓展新的觀念與學問。這兩句話本來都很簡單,但是不知為何總在我腦海中隱隱覺得有問題,於是我只好不斷喃喃自語念著:鑑往知來!鑑往知來?鑑往真的知來?溫故知新!溫故知新?溫故一定知新?慢慢的有一個比較明顯的觀念出現了!終於知道讓我懷疑不安的是哪一個部分了;原來是「知」這個字!在「鑑往知來」這個部分,既然可以依據以往發生的經驗,作為判斷事情在將來可能發展的趨勢;那麼整個歷史發展,豈非不斷的輪迴更替而已?若此,人類何其悲哀!始終無法跳脫既定的安排?但事實上,類似的歷史事件,卻往往發生迥然不同的結局,那是因為客觀環境和之前不同了,所以並不能一概而論!那麼「知」這個字在此便不能成立;因為「鑑往」未必「知來」了!所以這裡的「知」變成了不確定的「知」,充其量只能把釋義改成:依據以往發生的事情,作為判斷將來事件發展的「參考」!要變成「參考」了。「溫故知新」這句話也很可憐,因為大家只是斷章取義的說到「溫故知新」四個字,忘記下面還有「可以為師矣」。說的危言聳聽一點,大家幾乎都只是做到「溫故」,根本沒有「知新」。這裡的「知」字又改變了!不是"知道"的「知」,應該是"知識"的「知」;又帶有「格物致知」的「知」。「溫」字是指不斷重複的溫習和演繹。由此引申出:把學習過的舊義,不斷重複探討研究。但這樣最多只能說是「溫故」,而溫故之後要知新,知新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為了可以為師。這段話引自《論語》的〈為政篇〉。那麼既然是「為政」,則為政之人更需要明瞭所謂的「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也」的道理。我的喃喃咀嚼體認出一番新的思維 , 所謂的「溫故」不單是指學問,也可以指歷史;因為文化歷史學問各種人文素材 ,本來就是可以「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始終不可能變成「一言堂」;就類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政治語言一般弔詭!我要說的重點是:既然溫故知新的目的是「為師」,那麼「知新」是目的,「溫故」只是方法!悲傷的是,許多人都只是溫故便想為師了,也難怪文化發展有點阻滯頓塞。由此,讓我又產生一種警惕!當我們盡情遨遊於前人遺留下來的龐大文化遺產中時,這是他們確實做到了「冒險創新」的部分。但是在形式上 , 昔日之新已易今日之故,懷疑才是文化發展的動力。也就是「鑑往」只是參考,「溫故」只是方法,重要的是要確實作到「知」字!知識是不斷的創新和推移邁進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還有啊!「日知其所無 , 月亡忘其所能」,呵呵!--------------------------------------------------------------------------------第 1 篇回應文章 讀者 : 雙兒    性別 : 女  發表時間 : 5/5/2002 5:23:25 PM 雙兒很喜歡這一篇首由「鏡」字作解除了「鑑往」,亦是反芻「當下」至於「溫故」,若文末之《日知錄》──好學


查看完整版本: [-- 「鑑往知來」與「溫故知新」/棄卒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ime 0.004913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